广告

DeFi退烧,NFT接班?以太坊仍是最大赢家

8月份,ConsenSys去中心化金融产品负责人Jordan Lyall发布推文启动虚构DeFi项目“The Degenerator”,以嘲笑那些5分钟就启动的DeFi MEME项目。推文发布后,有匿名人士真的创建了MEME代币。疯狂的市场使得MEME当天的成交量就到达了120万美金,最高价达到了40美金,而MEME最大的卖点是“DeFi+NFT”。

DeFi的故事目前看来不太好讲了。据Odaily统计,多数DeFi代币9月累计跌幅都在50%左右。LINK、MKR等老牌DeFi代币跌幅在30%左右,而新一代主打流动性挖矿模式的DeFi代币,如SAL(三文鱼)、KIMCHI(泡菜)、SUSHI(寿司)跌幅普遍超过了70%。

而媒体“彩云区块链”表示,DeFi从6月份大火至今已有约三个月时间,牛市中每个阶段的时间最短为3个月,最长为6个月。据此推断,泡沫结束的时间可能在10月中下旬左右。

那么,NFT市场会是下一个风口吗?

加密猫大火,育碧、BBC纷纷试水

迪特尔•雪莉(Dieter Shirley)和他的团队躲在一家地处温哥华的车间小屋里,花了三个月时间后,终于在2017年年底开发出了ERC-721。这是一种以太坊代币标准,能够实现对数字艺术品的“稀缺性验证”。

以此为基础,加密猫(CryptoKitties)项目得到了市场的热烈响应,众多“云养猫”爱好者们的热情甚至差点让以太坊网络陷入崩溃。项目成功也让数字艺术产业由此诞生,总市值预计将在今年达到3.15亿美元。

该项目的创新之处在于将稀缺性与加密货币结合起来。各个比特币之间原本没有区别,但雪莉的ERC-721代币却是个个不同。他们将这些代币嵌入每只加密猫当中,类似于这些卡通小猫形象的遗传密码。每只加密猫都拥有其独特的“类别”,即父、母与个性。用户可以养育自己的小猫以繁殖新的小猫。稀有的加密猫可能价值数千美元,2018年一只名为“Dragon”的猫甚至卖出了17万美元的天价。

来自洛杉矶的艺术家佛朗基•阿基拉(Franky Aguilar)表示:“他们为无聊的事物注入了生命。代币原本只属于一种经济象征物,但他们为其赋予了特质,让代币变得既可爱又迷人——人们对自己的CryptoKitties充满了热情。”在此之后,这位艺术家与加密猫项目背后的Dapper Labs公司建立起合作关系。

一场淘金热由此展开,其他人快速发布自己的ECR-721代币(也称NFT,即非同质化通证)。

随着市场的开放,游戏开发者们开始将NFT整合至数字对象中,数字艺术家们也以此为载体做出种种新鲜设计。几年之后,法国游戏巨头育碧甚至围绕NFT开发出完整的游戏,即基于ERC-721打造的可在线交易NBA球员卡。优秀的艺术家们借此让自己的作品变得独一无二,甚至连BBC也决定投身于其中——这位初次涉足区块链的老牌媒体巨头决定用旗下王牌《神秘博士》剧集试水。

看着这样一个完整的世界逐步建立,雪莉表示:“我感到非常自豪,我们努力做出了能够进一步帮助他人创造新事物的东西,而其他人的聪明才智将彻底超越任何一支内部团队。这让我欣慰不已。”

但时代已经变了。有人说,NFT市场对于以太坊而言已经太过庞大,手续费极度高昂、性能则始终得不到改善。为此,人们开始寻求新的解决方案。

雪莉的团队则成长为Dapper Labs公司,并在过去两年中着力构建Flow——一套专为NFT设计的区块链网络。Dapper Labs获得了良好的发展,最近计划将在Flow区块链上基于苏斯博士(经典儿童科学读物中的形象)创建NFT。

如果以太坊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,那么NFT行业一定会果断将其抛弃。

快速成熟的NFT市场

作为来自纽约的OpenSea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,Devin Finzer一手建立起这家规模最大的NFT市场之一。在加密猫流行期间,他与联合创始人兼CTO Alex Atallah共同建立起这家企业,并于2018年初进入该市场。

他在采访当中表示,“我们最初只是想提供另一种交易CryptoKitties的方式。但开始时的效果并不好,因为加密猫项目已经拥有自己的交易市场。但随着越来越多其他NFT商品陆续推出,OpenSea的价值就显现了出来:持有这些商品的人们可以接入自己的MetaMask,轻松便捷地开始交易操作。”

Finzer指出,在随后的几个月中,市场上出现了大量质量低下的加密猫山寨版本,希望“蹭加密猫的热度,并从这波投机狂潮中获利。

但好消息是,NFT市场的成熟速度很快。

到2018年2月,该市场上的合法项目已经占据主流——即更有发展前景且质量可靠的项目。如今,OpenSea上已经运行有600到700个合法项目。

Finzer的公司目前约有2万名交易员,月度交易额约为100万美元。他估计月度市场规模未来将增长至400到500万美元。“即使是到现在,我们也仍然处于起步阶段,目前使用NFT的用户还非常少。”Finzer说道。

NFT已经吸引到不少抱严肃态度的艺术家,包括摄影师、涂鸦艺术家以及3D数字艺术制作人等。

Nifty Gateway是提供NFT的专属数字艺术和收藏品平台,由加密货币交易所Gemini的创始人Cameron与Tyler Winkevoss在几个月前创立。

Nifty Gateway上的作品可以卖到几千甚至上万美元。Nifty Gateway联合创始人Duncan Cock Foster表示:“最让我令人兴奋的是,那些在Instagram上拥有大量粉丝、但却一直找不到作品销售渠道的艺术家们,终于有了自己的市场平台。”

Jon Noorlander是一位在TikTok上拥有40万粉丝的数字艺术家,凭借出色的专业功底,他的数字艺术作品也很快登陆Nifty Gateway。Cock Foster表示:“这是他第一次通过出售作品来赚钱,能见证这一切真的让人颇感振奋。”但他并没有透露自己从这些销售中获得的收益。

DeFi抢夺以太坊资源,NFT受牵连

对Cocker Foster来说,以太坊可以算是“无需考虑的最佳选项”:它拥有最多的收藏家、最多的工具选项以及强大的基础设施。虽然在其他区块链网络上也可以实现NFT,但以太坊的性能非常稳定。过去几年以来,以太坊一直是加密收藏类应用的主要平台。

可以看到整个NFT社区都将以太坊的基础设施作为立足根基。例如,将您的MetaMask接入加密收藏游戏《Decentraland》,即可将代币转移至OpenSea并在多款游戏中直接使用。这一点,是目前其他区块链所无法做到的。

但Finzer表示,区块链也有着实质性的局限与不足。

近期随着DeFi(即去中心化金融)的崛起,交易手续费一路水涨船高,导致依靠微交易获取加密收藏品的游戏难以继续运营。

他解释道:“现在,要在OpenSea上买东西,每次交易几乎都要花上约1美元的手续费。如果大家想买只是价值50美分左右的商品,那这种税比商品贵的体验就太糟糕了。”

正因为如此,雪莉才带领着Dapper Labs投入了几年时间构建起专门为NFT设计的区块链。这套名为Flow的区块链仍在建设当中,雪莉希望在项目完成后能够将加密猫迁移至这条新链,并承诺帮助整个NFT行业摆脱交易手续费过高的问题。

但至少在启动之初,Flow区块链恐怕不会支持以太坊——这意味着以以太坊为基础的各类NFT、游戏乃至市场,都将被排除在外。Shirley解释道,“在去中心化系统之间进行互操作确实非常困难,到现在我也没能真正解决这个难题。”

那么,以太坊社区会不会因此而分崩离析?

Cock Foster表示,他没有理由将Nifty Gateway转移到其他区块链。虽然以太坊的交易手续费很高,但却不会影响到那些愿意砸入10000美元购入一幅JPEG格式画作的买家。

雪莉还提到,那些已经投资了加密货币藏品的用户不太可能彻底放弃以太坊。“在接下来的一百年中,相信以太坊仍将持续运行——哪怕最后只剩下一个节点,运行在史密森学会博物馆之类的地方。”

在雪莉看来,“只要以太坊还有生命力,那么其上的NFT就将拥有生命力。”不过,虽然大家与以太坊的联系已经非常密切,但如果能够提供更快、成本更低的服务,人们也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相关区块链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