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
以太坊推动NFT繁荣,但NFT需要更经济的基础设施

2017年底的三个月里,Dieter Shirley和团队在温哥华一家初创铸造厂角落的小房间里,开发了以太坊代币标准ERC-721,使数字艺术可以「验证其稀缺性」。这个名为加密猫的项目在启动后不久被病毒式地传播,使以太坊濒临崩溃。加密猫的成功助力数字艺术产业的诞生,而行业总价值预计今年将达到3.15亿美元。

NFT最大的创新是将稀缺性引入了加密货币:每一枚比特币之间是无法区分的,但ERC-721代币却是独一无二的。Shirley和团队用技术创造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。

他们在每一只代表卡通「德比」猫的加密猫上(也就是ERC-721)植入了类似于基因密码的东西。每只加密猫都有独特的「猫性」,包括它们各有各的父母以及脾气个性。

「团队将生命注入进了无聊的东西里,而这些东西本质上只是一种金融代币。他们予以它关注,赋予它特殊气质。它变得如此亲切可爱,以至于人们对自己的猫咪情有独钟」一位来自洛杉矶的艺术家,后来在加密猫背后的Dapper Labs工作的Franky Aguilar这样说道。

主人可以饲养加密猫培育出新的猫出来。稀有的加密猫价值数千美元:比如说2018年,一只名为「龙」猫的售价高达17万美元。

一个NFT的创意

随着人们铸造属于自己的ERC-721代币(也称为NFT,即不可替代代币),这股热潮开始席卷各地。随着市场的开放,游戏开发者整合了基于NFT的数字对象,数字艺术家们也开始围绕NFT进行创作。几年后的今天,法国游戏巨头Ubisoft围绕NFT打造了一款游戏,NBA也在网上交易卡上盖上了ERC-721的印章,优秀的艺术家们则以数千美元的价格出售自己的作品。

Shirley看着他帮忙打造的世界,感概道:「做出能让人任意在上面发挥的东西我感到非常自豪,这种创造力并非凭一己之力。我乐在其中。」

但是,时过境迁:有人说,由于NFT gas费高昂、表现疲软,市场太大而以太坊承载不下,人们开始把目光投向别处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Shirley团队已经发展成为Dapper Labs,打造了专门为NFT而构建的Flow链。Dapper Labs载誉而来,最近还签署了一项根据Flow链上为Seuss博士等角色创建NFT的协议。

如果以太坊不能解决自身问题,我相信NFT会弃之不用。

做市商

Devin Finzer是总部位于纽约的OpenSea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OpenSea是最大的NFT市场之一。在加密猫走红的时候,Devin Finzer和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Alex Atallah一起创办了公司,并于2018年初走向市场。

「这只是另一种交易加密猫的方式,」他告诉Decrypt。他补充说,因为加密猫有自己的市场,所以一开始它并不是特别有用。但是他们仍将其他的NFT游戏在定制市场尚未明朗的情况下推出。「这就是OpenSea有用的地方:在游戏没有市场的情况下,拥有这些NFT的人仍可以连接他们的MetaMask并立即开始交易。」

Finzer说,在加密猫推出后的几个月里,几十个质量低劣的项目进行了模仿。他们试图搭乘加密猫的顺风车,并在这次投机热潮中获利。其实NFT项目的成熟花不了太多时间。截止到2018年2月,市场已经吸引了不少合法的项目,而这些更高质量的项目相应地会有「更多的发展」。OpenSea上现在已经有600到700个合法项目。

一位来自新泽西州的数字艺术家Connie Digital,在NFT概念出来之时就开始关注。他从2013年开始关注比特币,在推出加密猫后,就开始潜心研究以太坊:「在这个过程中,我养了猫,我买了猫,卖了猫,」他告诉Decrypt。后来他学会了制作这些NFT游戏。「那是我真正开始改变的时候。」现在他正在主持VR画廊的展览,并出售自己的艺术品,来换取他自己的代币$HUE。他说:「因为NFT还是一片未知领域,因此让人异常兴奋。」

Finzer的公司现在有大约20000名交易者,每个月的交易额约为100万美元。他估计整个月的市场交易额在400-500万美元之间。「即使是今天,我们仍处于起步阶段。现在使用NFT的人数仍非常少。」

问题的艺术

NFT已经吸引了很多严肃的艺术家。摄影师Lyle Oweko,涂鸦画手Jon Burgerman和3D数字艺术制作人Perry Cooper等十几位艺术家已经在Nifty Gateway找到了新家。Nifty Gateway是一个NFT市场。几个月前,它由从加密交易所Gemini的创始人Cameron和Tyler Winklevoss创立。

这些作品可以卖到几千美元。Duncan Cock Foster和他的兄弟Griffin共同创立了Nifty Gateway,他说:「对我来说,最让我兴奋的是这些数字艺术家在Instagram上拥有大量粉丝,他们此前从未有出售作品的途径,这次是他们第一次出售自己的作品来赚钱。」

Nifty Gateway每周四都会推出新的艺术家,他们的作品在几个小时内就能销售一空。Jon Noorlander是一名数字艺术家,在此之前他靠与40万名TikTok粉丝分享艺术作品来维持职业生涯。现在,他已经在Nifty Gateway上出售了自己的数字艺术品。「他第一次赚了那多钱。这真是太棒了,」Cock Foster说。此外,Cock Foster并没有透露他从这些销售中获得的分成。

以太坊的成长之痛

以太坊对Cock Foster来说,它拥有「最多的收藏者,最多的工具,最基本的基础设施「。即使NFT在其他区块链网络上也可用,Finzer仍毫不犹豫选择了以太坊。他说:「在过去几年里,以太坊一直是加密收集品应用的主链。」

这大概是因为以太坊构建的基础设施可以支持NFT社区。例如,将你的MetaMask钱包连接到加密收藏品游戏Decentraland上,你可以将NFT代币转移到OpenSea或在另一个游戏中使用,比如Cryptovoxels(类似于《第二人生》和《Minecraft》的虚拟世界游戏)。而在以太坊上所能做的事情你不可能在其他链上做到。

但Finzer说,区块链有「实质性的局限性」。最近,由于DeFi(即去中心化金融)的兴起,gas费用居高不下,这让依靠小额交易获取加密收藏品的游戏很难做下去。

他说:「现在你要想在OpenSea上买东西,几乎总是要花1美元左右的gas费才行。」「如果你想买每件可能只有50美分的游戏物品,那将是一个相当糟糕的用户体验,这意味着你还需要额外缴纳一美元的税。」

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几年里Shirley一直在实验室打造为NFT而构建的区块链。而这条被称为Flow的区块链仍在建设中。Shirley想把加密猫搬到新的链上去。新链承诺不用支付高昂的交易费用,且能支持整个NFT行业。

Flow链在发布以后不太能支持以太坊,这意味着基于以太坊的NFT以及相关游戏和市场将变得遥不可及。「去中心化系统之间的互操作性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,」Shirley说:「这是一个我认为还没有人能真正解决的问题。」

那么,NFT的以太坊社区会擅自离群吗?Cock Foster认为没有任何理由将Nifty Gateway移动到另一条链上,因为以太坊的交易费用虽然很高,但不会让那些准备在JPEG上投入1万美元的人望而却步。尽管Connie Digital的代币$HUE依赖于小额交易,她同样认为人们不会急于离开。「尽管人们与以太坊息息相关。但在任何其他业务中,如果你提供的服务更快、更便宜,人们还是倾向于新服务的。」

Shirley说道:「以太坊发展得越好,以太坊上的NFT就发展得越好。」那么,区块链领域是否能提供比今天以太坊更大的生态系统?「是的,当然。」

相关区块链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