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
公链大浪淘沙,DeFi暗埋伏笔

站在2020年看前两年,「寒冬」恐怕是加密资产世界的集体记忆,倒是偏居主流市场一隅的去中心化金融应用领域在2018年到2019年里结出几颗新明珠。

Dharma的联合创始人Brendan Forster在2018年8月的一篇文章里为这些金融应用起了一个名字——De.Fi,即Decentralized Finance,翻译过来是去中心化金融。那些构建在区块链分布式网络中的借贷、交易、衍生品等金融应用,开始因DeFi这个词被行业知晓、讨论。

就在他提出DeFi概念的2个月前,主打性能优越于以太坊的EOS.IO系统终于在筹得巨资后得见真容,此后一大批公链让市场的热度又往长延续了一下,但公链资产价格仍旧是人们关注的焦点,仅有少部分人探索「区块链+」应用,金融只是区块链落地的其中一个方向。

唯一打破寒冬寂静的是那些EOS和波场链上的DApp玩家群,但大家玩的多是博彩类游戏应用,两条链一度被叫做「博彩链」。DeFi应用更为集中的是以太坊。

2018年到2019年,「熊市打磨产品」这句口号在Newdex、Compound、Uniswap、Bancor、Aave等项目上得以实现,落地开花的各类DEX和借贷类协议,连同体量不断增大的DAI等稳定币,构成了DeFi世界的基础设施。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所dYdX的上线,激起了从业者「乐高组合」的灵感;锚定资产WBTC的面世,实现了资产的跨链流通。

2019年全年,以太坊DeFi总锁仓量完成了从2.77亿美元到7.37亿美元的跨越,增幅达到166%。其中Uniswap V1总锁仓量从47.69万美元增长至2705万美元,翻了56.7倍,Compound则从1345万美元突破1亿美元大关。

DeFi进入抱团取暖、集体探索的蛰伏期,各协议间的互操性、可组合性得到验证,这些都为后来的爆发孕育了火种。

牛熊转换公链浮沉

2018年初,整个区块链市场还沉浸在狂欢之中。半个月前,比特币暴涨至19821美元的历史最高点,一波剧烈回调后,比特币又在阳历新年从12750美元迎来一波强力反弹。疯狂的炒币者没有意识到危机。

如同新世界的新宠儿,区块链、比特币、以太坊……这些略显生僻的概念快速传达至传统创投界的资本家耳中。2018年1月9日,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内部群中振臂高呼,「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」。

在那轮史无前例的大牛市里,多数人对区块链的理解仍停留在理论层面,至于区块链能做什么,还待探索和验证。尽管在2018年之前,已有Maker、IDEX、EtherDelta(以德)等去中心化金融应用问世,但还没有人用「DeFi」这个概念给它们加以分类。

身处十倍币、百倍币频出的狂热市场,更多人将目光集中在加密资产上,在投机客眼中,区块链应用,远抵不过红绿交织的K线。

彼时,「以太坊最大的应用是ICO」成为某种共识,仅有少部分探索者在钻研如何在以太坊上做应用开发。与互联网发展初期谋求与实体经济结合一样,「区块链+」是创业者和开发者思量的重点,金融只是区块链无数可落地方向中的一个。

「当时还是非常早的探索期,」比太钱包开发者文浩向记者回忆,2018年以太坊上的应用并不多,大多都不是很成熟,还处于验证可行性的阶段。「记得还有人提出用智能合约,做类似Airbnb的服务,链上付款后可以拿钱包开酒店的门锁,最后也没做起来。」

加密资产市场疯狂攀升的市值,远远超过了区块链应用本身的价值,随之而来的是漫长的熊市。2018年3月,比特币跌破1万美元大关后持续下行,再一次突破1万美元已是2019年6月。

牛熊轮转,给整个行业带来不可估量的破坏力,口号激昂的各大公链也迎来了比拼主网落地的决战时刻。

2018年6月前后,EOS、波场、比原链、IOST、ONT、WICC等公链项目纷纷上线主网。在这背后,数不清的公链项目在泡沫破灭后搁浅,甚至死亡。

与此同时,以太坊生态继续缓慢发展,名为Airswap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面世。这个没有太多人记得的交易所,当时教育了它的用户「绝不要放弃对所持代币的保管权」。

公链的大规模落地,让创业们有了更多基建选择。熊市来袭,也倒逼区块链从业者沉下心来,深度拓展链上应用。下半年之后,DApp浪潮翻涌,也为金融类应用引流了一些资金和用户。

DApp爆发分出DeFi小队

今年9月18日的那场如同过年收红包的狂欢,是由交易协议Uniswap引领的。这个「圣诞老人」般的协议诞生于2018年11月2日,它在以太坊上部署。与以往大多采用交易委托账本(OrderBook)模式的交易平台不同,Uniswap和当年8月上线的Bancor一样,最大的特点是采用了自动做市商(AMM)机制。

这个在2020年爆火的交易所,放在当时是一个新奇玩意,用户无需对手单,就能实现代币兑换,Uniswap开启了极具创造力的尝试。

那时,初生的Uniswap可没现在这么引人注目。当时,行业里最大的新闻是即将到来的BCH分叉,以吴忌寒和澳本聪为代表的BCHABC和BCHSV两大阵营,蓄势已久,准备在11月15日开启史无前例的算力大战,持有BCH的人等着新糖果的发放。

那时,也是以太坊被严重唱衰的阶段,尤其是ETH跌落到100美元后,「归零论」甚嚣尘上。最炙手可热的公链当属EOS,高TPS、转账无需Gas费等特点为其带来了良好的用户体验,进而引领了一波DApp的井喷和繁荣。

很多开发者来到EOS,开始大量构建博彩、游戏、去中心化交易所等应用;波场也不甘示弱,跟随以太坊、EOS的脚步大造生态。各个公链比拼起用户数量、账户数、交易量等链上指标。

玩应用的玩家群里异常活跃。文浩曾记得,2018年年底市场死气沉沉时,DApp的玩家群都彻夜不眠,大家对游戏和博彩应用的兴致极高。

「那时候,钱包服务商们都意识到钱包是用户进入区块链世界的流量入口,」文浩回忆说,迎着DApp的浪潮,钱包们都开始迭代和升级,做聚合平台,这也为后来DeFi的爆发打下了基础。

今年参与DeFi流动性挖矿的玩家「星主」认为,正是那时玩DApp的那批人,因为已经掌握了链上交易的操作,成为了今年先吃上DeFi挖矿「螃蟹」的人。

各类DApp的涌现让区块链行业在熊市寒冬里迸发出生机,链上代币的增加,也加大了用户的交易需求。很多EOS用户选择到Newdex上把玩博彩、游戏应用挖来的代币兑换成EOS。

上线于2018年8月的Newdex,是EOS上第一家去中心化交易所,它是EOS DeFi生态的开端。「以太坊的性能很难支撑起订单簿模式的交易所,我们就一直在关注其他公链,EOS的诞生让我们得以建立一个用户体验良好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,」Newdex向记者表示。

2018年11月,另一家基于EOS的去中心化交易所WhaleEx鲸交所上线。那一波DApp浪潮在此时几乎涌向最高点,根据TokenInsight发布的数据,Newdex占据EOS市场70%的以上的交易量,且无论是日活还是日交易额,都超过了以太坊上的IDEX,成为全球成交量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。

Denny是EOS上今年新出现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fiBox的中文区代表,他也经历过那批DApp浪潮,「实际上,DApp那波爆发跟今年的DeFi相比差得很远,参与人数还是太少,撸羊毛的用户占多数,」他认为,那一波DApp的爆发,验证了区块链应用的可行性,吸引更多开发者进来,起到了示范作用。「当时一波人往游戏使劲,另一拨人往金融走,很多今天知名的DeFi项目都是在那个阶段出现的。」

的确,当EOS和波场弄潮博彩和游戏类DApp时,以太坊并未停滞不前,一些应用开发者继续在「区块链+金融」上暗自耕耘,抵押借贷协议和DEX是最受关注的两大方向。

2018年8月,去中心化借贷平台Dharma创始人Brendan第一次明确了DeFi的概念,而后几个区块链金融项目相继融资、发声、抱团取暖。

9月,去中心化借贷协议Compound面世,早期获得了Coinbase的融资;支持不同做市比例的AMM去中心化交易所Balancer也正式立项。

ETHLend(以太贷)在更名为Aave后,于11月发行10亿LEND,筹集到价值60万美元的ETH;知名合成资产协议Synthetix在年末由稳定币项目Havven升级而来。

据统计,在2018年10月到2019年2月的熊市期间,预测市场项目Veil、币股交易项目UMA Protocol、借贷项目Dharma以及借贷/杠杆平台dYdX纷纷完成了数百万美元到千万美元不等的融资。

「如果说DeFi是一座金融大厦,2018年到2019年的发展,则为它勾勒好了蓝图并打了一部分地基。」Denny如是说。

「乐高」组合扩充流动

2019年的市场光环仍然不属于DeFi。

当时币安重启Launchpad,仿照「打新股」的方式开创了IEO玩法,随后各大交易平台纷纷跟进,加密资产投资者流转于各交易所间,或拼手速、或抽签地抢购新筹,IEO成为主流加密世界最大的热点。

而在区块链世界,博彩扎堆的应用落地方向遭受舆论质疑,DApp浪潮有所衰退,但其中链上应用分支DeFi继续迭代升级。

「链上应用经一番探索后,越来越多人意识到金融是区块链最适合落地的方向。」MakerDAO中国区负责人潘超和文浩给出了相同的观点。在2018到2019年的两年间,DeFi的底层协议越来越丰富,其可组合性的「乐高」玩法也开始被挖掘创造。

2019年5月1日,创立两年的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所dYdX终于在以太坊主网上线,初始版本中,dYdX支持去中心化保证金交易,支持ETH-DAI、ETH-USDC、DAI-USDC三个交易对,最高杠杆倍数为4倍;以及去中心化借贷业务,支持ETH、DAI、USDC三种资产。

「dYdX的出现让人意识到DeFi的可组合性。」潘超对此印象深刻,相比过往的DeFi产品,由多种协议组成的dYdX更加复杂,功能也更丰富。

dYdX的流动性源于0x协议(0x Protocol),后者是由以太坊智能合约创建的去中心化交易开源协议,提供撮合交易系统,使得不同Token资产之间的交易流转能更快完成,并且不产生手续费。除了dYdX外,DDEX、Radar、Ethfinex等DEX都基于0x协议构建。

在0x之外,发展愈发成熟的稳定币,也为dYdX提供了底层支持。「DAI从2018年熊市开始体量快速增长。」潘超透露,当时Maker进一步完善交互页面,通过与钱包合作集成,用户量大幅增加。熊市恰恰成了Maker最好的市场时机,「很多人持有ETH又不愿意卖出,所以选择在Maker上抵押ETH换成DAI,再使用DAI去参与其他链上应用,比如dYdX。」

基于DAI与0x协议等「基建」,以太坊中的DeFi协议大量交互、组合,「乐高」玩法充分激发了DeFi的潜能,一些衍生的应用场景出现,大部分的DeFi协议项目在开放式金融生态系统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下沉,其可组合化打通了资产的流通,模块化更是为开发者提供了方便的应用构建路径。

2019年跨链概念的火热被开发者抓住了机会,大胆地在以太坊上生成了锚定「币王」比特币的WBTC,比技术跨链先实现了资产的跨链。作为ERC20标准下的BTC代币,WBTC吸引了更多BTC用户进入以太坊世界。

乐高组合、资产跨链,使得DeFi项目不断进阶,拓宽了价值流转的边界。DApp浪潮的洗礼,让更多的用户熟悉了链上操作,走进DeFi大门一探究竟。

2019年7月,Newdex完成了从「链下撮合,链上结算」到「链上撮合结算」的产品升级;Unsiwap、Maker、Compound等协议的锁仓金额都在上涨。

根据欧科云链的数据,2019年全年,Uniswap V1总锁仓量从47.69万美元增长至2705万美元,翻了56.7倍;Maker总锁仓量从2.66亿美元涨至3.42亿美元,增长28.5%;Compound锁仓量也从年初的1345万美元突破1亿美元大关。此外,Kyber、Synthetix、DDEX、dForce、Veil等协议也进入快速发展期。

Uniswap 2019年总锁仓量大幅增长

2019年,以太坊DeFi总锁仓量完成了从2.77亿美元到7.37亿美元的跨越,增幅达到166%。

「2018年和2019年间,DeFi经历了雪球越滚越大的过程,为后来的爆发做好了铺垫。」潘超总结道。

在文浩看来,正是那两年让DeFi进入真正可用的阶段,稳定币、DEX、借贷类协议不断丰富,组成了DeFi世界的底层生态。

当时光走进2019年下半年,缺乏热点的市场开始被DeFi吸引,这个词被提及的频率越来越高。但鲜有人预料到,之后的一年,DeFi以加速度走向市场,掀起了区块链世界的新高潮。

(未完待续……)

相关区块链资讯